•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报码猛虎科,六合开奖号码是做什么的
  • 山河依旧历史长存---爱国从记住国耻开始

    发布日期:2022-04-25 21:08   来源:未知   阅读: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经过精心策划和长期准备,变中国为日本殖民地的严重步骤,是日本妄图独占我国东北,灭亡中国,称雄亚洲的侵略扩张政策的必然行动。

      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的经济危机,1931年日本经济危机达到了顶点。日本统治集团为了摆脱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转移国内人民的视线,缓和尖锐的阶级矛盾,乘美英帝国主义困难重重,蒋介石加紧进行内战的时机,从各方面加紧侵华战争的准备:(1)大造侵华舆论。从军政头目到法西斯团体,疯狂叫嚷只有侵占中国东北,才能安定经济秩序,扬言满蒙问题,必须以武力解决。(2)大力扩充军备。1930年日本审核开支占国家预算的28.5%,居世界第一位。军需品和其他战略物资的进口,占贸易总额的41%。不断扩大军事工业,同时90%以上的大中型民用工业也都作了转产军火的准备。1930年,日军已扩充到23万人。(3)加紧军事部署。从1929年起,关东军先后组织了四次所谓参谋旅行,到长春、哈尔滨、洮南、锦州、山海关等地进行现地侦察,刺探军情。1930年5月,日本参谋本部的作战部长田俊六少将亲自到我国东北侦察地形,密谋策划。1931年6月,日本统治集团制定了以武力侵占我国东北的《满蒙问题解决方案大纲》,并指令参谋本部和关东军共同拟制具体作战计划。这样,九·一八事变的具体计划,就由关东军主任参谋板垣征四郎大佐和作战参谋石原莞尔中佐炮制出来。7月,加强了关东军的独立作战体制,并从日本增派一个师团进驻朝鲜,准备随时渡江参战。同时 密令独立守备队向苏家屯、沈阳一带集中,将旅顺要塞两门重炮秘密运动沈阳,以备攻城使用。命令骟朝鲜的日军开到图门江岸,待机行动。8月,进行了异常的人事调动,派当过军阀张作霖的顾问和驻华武官的侵华老手本庄繁,充任关东军司令官。9月上旬,日军加紧进行攻城、夜间偷袭等军事演习。(4)制造借口,抱起事端。1928年6月4日,关东军一手制造了炸毁张作霖专利的皇姑屯事件。这是由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计划、独立守备队东宫铁男大尉指挥日本工兵干的,无疑是三年后九·一八事变的一次预演。

      万宝山事件,是发生在长春县万宝山镇(今属吉林省德惠县)中国农民与朝鲜侨民就农田引水问题发生争执,日本武装警察竟用机枪在中国土地上向中国农民进行扫射,并利用万宝山事件在朝鲜各地煽造排华惨剧,致使在朝华侨损失惨重,仅平壤一地便有126人死亡,损失财产达二千余万元。日方还向中国提出数项无理要求,妄图扩大事态,以保护朝侨为名出兵东北。

      中村大尉事件实际是一起间谍案。1931年6月6日,日本关东军中村震太郎大尉及其同伴在兴安岭索伦一带进行间谍活动,被我军发现并予以逮捕,从其供词中还证实其为日本参谋本部所派,并有大量物证。团长关玉衡果断将其处决。日本借机大肆搜查。日本右翼团体也在日本民众中煽风点火,对政界拼命活动。可以说,中村大尉事件将战争推到了一触即发的境地。

      1931年9月18日夜,由于临近中秋,一轮满月高挂于清澈的夜空,皎洁的月光笼罩着东北三千里江山,给大地一片洁白的宁静。白山、黑水仍像往常一样,抚慰着广大东北人民进入甜蜜的梦乡。

      然而,就在这片不容玷污的洁白之下,有一群人却正在做着贼喊捉贼的丑事。他们便是日本关东军柳条湖分遣队长河本未守中尉和他手下的一队士兵。这位关东军中精通爆破技术的年轻中尉正在紧张地测算着炸药的剂量,他的上司今田大尉一再强调,要将铁路路轨断开,但必须保证火车正常通行。河本中尉也清楚,这条铁路是大日本帝国在东北的交通要道,一旦断线,后果将不堪设想。

      就在河本中尉安装炸药之时,奉天城内,城北关东军作战室里,板垣征四郎大佐也显得焦燥不安,这位日后屠杀成千上万中国人的刽子手此刻心中毫无把握,在作战室中走来走去,一边用日本话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人生之途,当全力以赴。这是他的座右铭。他从军已30多年,经历过日俄战争的炮火考验,成为一名坚定的军国主义分子。而今天,他作为一名最高指挥官),来打响大日本帝国侵战满蒙的第一枪,他又显得莫名的兴奋。

      奉天(今沈阳)城外,东北军北大营,由于东北的9月,天气已有凉意,经过一天操劳的东北军北大营第7旅的将士们伴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渐渐进入了梦乡。营前,只有几名哨兵抱着枪来回踱步以抵御四周的寒气和睡意的困挠。而此刻,离大营不远的高梁地里,几百双贪婪的眼睛,从四百八方紧紧盯住北大营的营门,这眼光,似恶狼,闪现着扑食前的焦灼、紧张、兴奋和残忍。

      夜,更深了,10时20分,随着河本中尉一声令下,轰!一声巨响,柳条湖铁路爆破成功。几分钟后,日军开始炮击北大营。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迅速接近北大营西南角,然后用1个小队切断第七旅的退路。621团首当其冲。就在中国官兵欲还击日军之时,却传来东北军参谋长荣臻的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动,就是挺着死,也不准开枪。19日零点30分,第七旅撤向东大营。19日上午5时50分,日军全部占领北大营。

      在进攻北大营的同时,日军第2师团第29联队也开始向沈阳城区进击,6时30分占领沈阳内城。然后该师团又与独立军备队采取联合行动,向东北军东大营进攻,东北军不战而退,中午12时许,日军占领东大营。由于东北军绝大多数部队执行了蒋介石绝对不抵抗的命令 ,一夜之间,沈阳全面陷落。与此同时,9月28日夜,日军还在南满铁路沿线日先后攻占营口、田庄台、盖平、复县、大石桥、海城、辽阳、鞍山、铁岭、开原、昌图、四平街、公主岭、安东、凤凰城、本溪、抚顺、沟邦子等地长春,是南满铁路的北端,是东北地区的重镇,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19日凌晨4时,日军向长春发动总攻,中国守军奋起抵抗,后在吉林省军参谋长熙洽毋须抵抗的命令下含愤撤退。当日22时,长春失陷。

      长春沦陷之后,吉林形势紧张真情 为。由于当时熙洽掌握着吉林的军政大权,熙洽本人是清朝宗室后人,受日本影响较多,曾在日本士官学校接受培训,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恰好是其教官。因此,在日本人大迫通贞的策动下,熙洽公然投敌卖国。9月20日,他与日军接洽投降事宜,21日下午8时,多门师团一弹未发占领吉林。吉林军大部战士,拒绝接受缴械,在李杜、冯占海等将领率领下走上武装抗日的正确道路。

      与此同时,关东军以进兵吉林为由强烈要求驻朝日军越境。21日下午1时20分到4时30分,驻朝日军开始擅自越境,加入到侵略东北的行动中。

      由于进犯北满的计划被军部否决,日军在9月22日进攻哈尔滨被制止。当天,关东军将部队开进郑家屯,24日占领洮南,妄图占领黑龙江省,在黑龙江省,日军遭到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的坚决抵抗,由于力量悬殊,中国军队于11月18日撤往海伦。19日,付出相当代价的关东军侵入齐齐哈尔。至此,日军侵占了辽、吉、黑三省省会。在东北,还有锦州和哈尔滨未曾占领,日军肯定是不会放过的,因为前者是入关门记,后者是北满政治经济中心,苏联势力的大本营。

      为配合进攻锦州,1931年11月8日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导演一场天津事件,他唆使一些无赖,以李于春、张壁为首组成便衣队,以天津日租界日本兵营海光寺为基地,向租界开枪攻击,妄图以此制造摩擦,达到以下两个目的:一是制造纠纷,可以支援天津军名义进犯锦州;二是借机将溥仪秘密运送到东北。但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日军只能利用土匪侵犯锦州。为制造进攻辽西的借口,土肥原于11月26-29日又制造了第二次天津事件。与此同时,日军大力向东北增兵,12月15日日本参谋本部便批准关东军以讨匪之名进攻锦州。12月17日又向关东军颁发了增派第八混成旅团的奉敕命令。21日日军对辽西展开全线进攻;右翼占领了法库、彰武,把重点置于营沟线日,日军完成进攻锦州的准备。12月27日日军再一次大规模增援关东军,抽调了第9师团的第三十七混成旅团和第三师团的重型轰炸机中队。日军集中兵力,准备与东北军决战。12月29日关东军第二师团占领盘山;30日日军混成第三十九旅团也完成了对辽西重镇打虎山的占领。至此,作为重点的左翼营沟全线已被关东军占领。日军集结于大凌河左岸,准备进攻锦州。

      但是在这关键时刻,拥有优势兵力并已做好抗敌准备的中国军队却临阵脱逃。在关东军还未占领大虎山、沟邦子,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于12月29日向各军下达了向关内撤退的命令。第二天早晨,中国军队向关内全面撤退。1932年1月3日,关东军第二师团占领锦州,数万重兵,不战而退,实在令国人为之痛愤。

      锦州一陷落,日军立即调头北侵哈尔滨。在此之前,板垣征四郎又捧起一名汉奸张景惠,此贼原为坐镇哈尔滨的东三省特殊区长官。1931年9月27日张景惠成立了东三省特别区治安维持会。名为维持治安,实为以图***当地防军之反日行动。10月初,在哈尔滨成立的以诚允为首的抗日的吉林省政府,竟被张撵至宾县。

      由于张景惠的叛变,为关东军进犯哈尔滨提供了借口。但日军认为如果以日军主力进攻,会有国际舆论压力。因此,1932年初,日军利用吉林伪军于琛征部打着剿匪名义北上进犯哈尔滨。于琛征为黑龙江人,1925年任吉林陆军第56师师长,后因失职而被降职,九·一八事变后迅速投敌,在日军授意下成立所谓的剿匪军,进犯哈尔滨。1932年1月,于部在哈尔滨遭到冯占海、李杜等部的痛击而溃败。

      利用于琛征的伪军阴谋失败后,日本第2师团于1932年1月29日在长春集结,准备亲自上阵。在哈尔滨,抗日的冯占海、李杜、丁超部也严阵以待。1月31日,日军开始发动疯狂进攻,由于双方实力相差悬殊,抗日军与日军激战3天3夜,终因实力相差太大而败退,1932年2月5日,日军占领哈尔滨。

      至此,日军占领了整个东三省,从1931年9月18日至1932年2月5日,短短数月之内,因为梦想着国联的力量,遵守着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信条,执行着绝对不可抵抗的命令而最终将数千里大好江山拱手与人,国人无不为之激愤。然而,在这些败退溃逃的阴影下,我们仍看到了希望,东北数千万同胞仍不屈不挠,东北的众多热血男儿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用自己的血肉、血汗、血泪,谱写了一曲短暂但却能促使国人惊醒的慷慨雄浑的悲

      在这之后的一千多年中,中日之间交往密切。高僧 鉴真 先后七次东渡,日本唐风禅风盛极一时。日本则派遣了以 阿倍仲麻吕 为代表的十二次“遣唐使”来华学习。两国文化至此水乳交融,你中有我。正是日本对中国这一千多年的虚心学习,构建了最初的东亚文明圈。

      中日友好和日本的亦步亦趋伴随着中国的衰败走到了尽头。接下来的几百年里, 戚继光 的赫赫兵威已经无力阻止东洋浪人们膨胀的野心, 丰臣秀吉 式的野心家逐渐主导了日本的对华战略。

      1868 年的“明治维新”拨动了中日实力对比的天平,尽管存在诸多缺陷,但是这次变革确实把日本推上了近代化的快车道,也使一部分日本人产生了“多年媳妇熬成婆”的幻觉,特别是当近邻中国在 慈禧太后 的统治下还在做着天朝美梦的时候,日本主导亚洲的理念影响了不止一代的日本人。 伊藤博文 正是其中的代表。

      伊藤对亚洲的影响可谓既深且巨。他一生同中国各界人物或交手或交往。从在朝的 李鸿章 , 张之洞 ,到在野的 康有为 , 梁启超 ,直到逃亡中的 孙文 。尽管伊藤奉行对外扩张的政策,但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亚洲主义者。他认为中国是日本挑战世界的伙伴,以至于日俄战争之后,他积极主张将东北归还中国治理,又反对朝鲜并入日本。对流亡日本的孙中山更是大力资助。

      与其说日本这些亚洲主义者的观念是基于对文化中国的敬畏和亲切,倒不如说这批精明的政治家还能够认清中日之间真正的实力对比。但当军国主义的烈火在日本国内越烧越旺时,这种相对理性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市场了。

      日本军国主义的泛滥也源于“明治维新”,著名的“ 田中奏折 ”为其提供了行动的指针,其后的经济危机引爆了这颗使整个亚洲人民都付出了惨痛代价的定时炸弹。出兵中国,速胜中国,日本一错再错,终于招致了耻辱的失败。反观中国,日本的侵略使国人猛醒,整个中国从军阀混战,党派斗争的泥潭中挣扎而起,团结一心, 张学良 改旗异帜,蒋介石庐山讲话, 领导的中国***发出了“平津危急、华北危急”的呼声。浴血八年,终获新生。

      冷战使这两个恩怨纠缠的邻邦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隔阂。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 周恩来 , 田中角荣 等政治家的策动下,两国关系通过民间外交重新变得密切,1971年两国建交,1978年 访日,掀起了两国友好的高潮。遗憾的是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并没有彻底反省自己的罪行,教科书问题,钓鱼岛问题,靖国神社问题都不断破坏着两国关系,随着 小泉纯一郎 首相反复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同亚洲众多二战受害国的关系降到了冰点。然而少数右翼并不能改变两国关系的大势,2006年 安倍晋三 首相的破冰之旅和2007年 总理的融冰之旅结束了双方“政冷经热”的闷局。两国关系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九一八”纪念日,这个日子对中国人民来讲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惨痛回忆,它时刻提醒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我们要发扬自强不息的精神为振兴祖国而奋斗。

      他说,中日两国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非常迅速,无论民间交往还是两国政府交往,都取得了扎实的进步。从经贸关系来讲,日本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日之间有很多合资项目,每年中日之间人员往来超过350万人次。

      炸毁,反诬中国军队破坏铁路,袭击日本军队。并以此为借口,当即向沈阳发起进攻。6小时后,沈阳全城被占领。由此酿成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也记下了中国“沦陷时期人民苦难史”里沉痛的一笔。

      73年后的今天,日本政府极力描画给他们的子孙后代一场美丽的战争,并且多次不顾我们的强烈抗议坚持参拜他们的侵略英雄,这时,如果我们自己再对国耻国难不重视,那就是对侵略者的屈服和认可。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一个数典忘祖的人,我们称其为“忤逆子”,那么,一个忘记国耻国难的民族呢?

      16日《辽沈晚报》报道,今年9月18日晚上9时18分,全国上百个城市将同时鸣响警报,参与城市数量之多、规模之大,都堪称首次。“九·一八”事变本来就不是辽宁一省、沈阳一地的的屈辱,而是我们全中国的耻辱。将民族的灾难从地方上升到国家,这是纪念历史的理性回归。

      然而,这种回归更多是因为机缘的巧合:因为今年9月18日恰逢“全民国防教育日”,本来就是要拉警报的。这也就意味着,今后的“九·一八”仍旧只是沈阳的事,其他地方照旧可以莺歌燕舞娱乐狂欢。

      不惟“九·一八”如此,其他所有的国耻国难,几乎也都是地方的,而不是全民族全国家的。12月31日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就只有南京市民纪念,我们从来就缺少国家级规格的国耻国难纪念活动。不仅如此,地方性的纪念活动,也往往流于形式、太过单调,除了敲钟就是拉警报,别无其他。去年12月13日,在整个南京鸣笛的过程中,许多人自始至终嘻嘻哈哈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大街上依然车水马龙、人流如织。而在这一天,就在南京中山陵,据说还举办了一场花车,许多宠物也到场巡游。试问:所谓的警世钟到底敲给谁听呢?

      让我们来看看人家是怎么纪念国耻国难的吧。4月19日,是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日。上午10时,以色列全国鸣笛两分钟,悼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惨遭纳粹德国屠杀的600万犹太人。在这两分钟里,全国默哀,国民停止一切活动,学校里所有学生起立默哀,军人持枪脱帽肃立,车辆停止运行。可以说,几秒钟内,整个以色列安静下来——刚才还车辆往来频繁的耶路撒冷大街,时间仿佛凝固了,每个人都成了雕塑……在这一天,以色列全国都没有娱乐活动,所有娱乐场所关门歇业一天。人们纷纷前往墓地、纪念馆,哀悼死难的同胞,同时也向当年拯救犹太人的国际义士致敬。当晚,以色列所有电台播放哀乐,电视台则主要播放各种记录片,既有当时集中营中的惨景,也有幸存者的现身说法。在学校里,老师给孩子们讲述当年的各种事件,在一些家庭,父母也会给子女们讲民族苦难的历程……